楓紅色‧叁

問我咒語是什麼語言我還真答不出來(笑
請當作羅馬拼音吧~

原發文時間:2010.9.27

*

こんにちは,我是站長悠楓。這裡是破萬慶祝活動的慶祝文第參篇,請先看過「序」、「壹」、「貳」之後再來看這篇喔!
同樣的,如果不想看傷眼文,可以等到五篇都更新完之後的活動總感謝區,會有眾位強人的插花。
那,就開始正文了。
**
有很多事,我一直以為你都知道。
*

  總覺得,好像聞到一股香味。
  我記得小時候,家裡都是老爸在煮飯。
  因為我老媽只會做甜點。
  老媽幾乎每天塞給我一個楓糖抹茶布丁,還說沒吃完不准跟老爸學唱歌。
  媽......你不知道靈吃東西是為了儲存能量,而不是滿足口慾的嗎......
  不過要吃當然還是可以,所以我還是開心的吃......應該是「消化」了。
  因為當時的我又沒有嘴巴。

  我緩緩張開眼睛,還是那個烏雲密布的天空。
  身體好像比之前更虛弱了。
  冰冷抵住我的喉嚨,那詩人蹲在我的身側,右手持利刃,左手則在我眼前聚集一些很特別的「原素」。
  我被黑暗的鎖鍊固定在地面上。

  我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原素,憑我自己的能力只能聚集些微的光原素。
  如果是老媽的話,可以聚集的原素種類和量都高很多。
  想想,我還真是莽撞......

  如果不是因為莽撞,我說不定還可以逃走......
  「逃?哈哈!我只是要問妳幾個問題而已,小妹妹。」
  我彷彿可以想見,他在說這句話時,那個帶著驕傲與狂妄的表情。他將黑暗鎖鍊延長,使我變成浮在半空中。
  他丟下小刀,抬起我的下巴。
  「說吧!幾歲?哪一族?職業?」

  我使勁側過頭去,不想回答他的問題。
  「喔?不說是嗎?」
  黑暗鎖鍊開始收緊,伴隨而來的劇痛讓我不禁大叫。
  「啊~!」
  「痛就快說啊!說啊!」
  我幾乎是用盡所有力氣,從口中擠出這幾個字:「110、絕夜、法師!」
  鎖鏈稍微鬆開,當我想喘一口氣時,它卻再次收緊,而且,沒有停下來的跡象。
  「嗯~」 詩人湊近了臉,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。「『法師』前面還有什麼字啊?」
  這時的我,只有聽話一途,要不就是命喪黃泉了。
  「月!」
  脫口而出的瞬間,鎖鍊立即消失,讓我順時失去重心,整個人跌在地上。

  「還真的被我遇到了......繼承絕夜與鬱瞳之血的......赤羽大人和秋月大人的女兒。」
  幾乎是反射動作,我立刻站了起來,卻還是跌坐了下來。
  「沒有能力就不要逞強,今天的情況明明就對妳這麼不利......」
  「你憑什麼說我!」我大吼,不甘心的情緒一擁而上,可是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  因為,我是輸家。
  「妳如果聽完我的話,就不會弄的遍體麟傷......我是『空』,這樣有沒有資格說妳?」

  全身力氣的瞬間消失。
  「空」,居然讓我第一次實戰就遇上空......

  「空」,也就是所謂的「完全職業」,再說白一點就是全能。
  想要當空,除了後天努力之外,先天條件占絕大因素,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來,所有種族當上空的人合起來還不超過20個。
  如果先天條件沒有到一定程度,在修鍊過程中就會暴斃死亡。

  眼前這個人,擁有的是,我永遠追不上的實力。
  這個時候真想朝笑自己一番,居然跟空打......

  「也別那麼在意啦!120幾年前的妳媽也跟我打過啊!雖然那天剛好是新月就是了......」
  「結果呢?」
  「啊?」
  「我說,你跟我媽打,然後結果呢?」
  我並不期待會聽見什麼特別的答案,只是想知道......
  「我贏啊!不過倒是受了不輕的傷,因為妳媽很會玩小把戲......」
  果然......是我媽......

  詩人席地而坐,接著開始打量起我。
  「妳長得跟妳媽真夠像的......雖然是偽裝啦。」
  最讓我不解的,是他的眼睛,真的一點情緒都沒有。
  我撤下偽裝,而他,居然也撤下偽裝。
  眼前的他,變成了一個比我大一點點的男孩子。
  「話說啊......對妳這麼粗暴真不好意思,其實是兩位大人都要我來找妳,可是我又不確定妳的身分,才會......」
  「我不會介意的,有那兩人當爸媽的這個前提下,對我來說,沒什麼好奇怪的了。」我無奈的說,這大概是我人生中不幸的開端吧。
  「是嗎......那我自我介紹好了。我叫夜刺,空魔──羽魅族下任族長,1217歲,換算人系年齡制是12歲,請多指教,楓小姐。」
  夜刺說完,張開了翅膀,那對黑色的羽翼,隱沒在夜色中。

  如果說是因為身為下任族長才是空,那我也能懂。
  畢竟,天魔戰爭就是羽魅的現任族長攻打天神──光耀族所引發的。
  「還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說......妳為什麼會被心靈語言操控?妳不是靈系的嗎?」
  心靈語言......啊!
  我忘了這件事了!
  原來,他是用了心靈語言!我真的是大笨蛋!

  在靈的狀態下無法用言語溝通,所以,靈系都會使用「心靈通話」。
  夜刺身為空,會心靈通話也不奇怪,難怪他聽得見我在想什麼......
  真的是......欠缺磨練啊我......

  「那,這個給你,這是秋月大人托我轉交給妳的。」
  從夜刺身後端出來的,是散發著甜味的楓糖抹茶布丁。

  如果方便的話,要不要一起旅行呢?
  我吃著布丁,腦中一直出現這個念頭。
  這一夜,明明白白的告訴我,自己是多麼弱。
  如果......如果可以一起走的話,應該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吧?

  「這就是我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啊!」
  夜刺也吃著布丁,就這樣回答了我的問題。
  「兩位大人說,我們兩個可以相輔相成,畢竟......我才剛從家鄉出來一個月而已,很多外面的規矩都還不懂。」
  「是嗎?」我繼續吃著我的布丁,心裡突然有種安心感。
  這對爸媽,還是有在用腦袋的嘛!

  「我問你,你怎麼認識我爸媽的啊?又為什麼叫他們『大人』?」
  「我是先認識妳爸的,那是200多年前的事了,那個時候啊......」

  靈系和魔系,一夜不睡是不會有事的。
  我們兩個就這樣坐在林間的小空地上。
  我靜靜的,聽著年紀是我10倍、看起來卻沒大我多少的夜刺,說著爸媽從前的事。

  整個晚上,真的都沒有月亮。

**
《To be continued...》

發表留言

Secret

佈告欄 .. 空靈境 .. 幻次元 .. 焚香雨 .. 詠嘆調 .. 敕令獄 .. 宣華堂

作者不知道在幹嘛所以不定期更新,找人請愛用噗浪
Time
Mist
Starry☆Sky
【Starry☆Sky 応援中!】 .
【Starry☆Sky 応援中!】
Love
.
.
放課後colorful*step .
学園K -Wonderful School Days-
News
Now
正在這裡玩的人
Visit
來過這裡玩的人